当前位置:
首页 > 动物保护

珊瑚礁之王 波纹唇鱼
2020-03-26  

  波纹唇鱼,珊瑚礁之王,因为头部隆起而得名。它们能长到1.8米,重达180公斤,寿命30年。
  这些庞然大物也被称为“拿破仑鲷”,它们看起来非常美丽:身上有着钻石样的图案,鱼鳞呈现出绿、蓝、黄三种颜色,还有独特的“睫毛”:每只眼睛后面都有一道道黑色的斜线。从东非海岸到太平洋,近50个国家的热带海域都可以看到这种鱼。
  然而,它们正在消失,原因是鱼肉味道鲜美。在香港,波纹唇鱼被认为是一种奢侈的食物,根据致力于保护海洋环境的非营利组织Bloom Hong Kong的数据,香港人均波纹唇鱼消费量位居世界前列。
  近年来,波纹唇鱼的捕捞量在上升。2004年,负责判定物种保护状况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这种鱼从易危物种升级为濒危物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负责控制野生动植物跨境贸易,在同一年颁布了更严格的规定,防止波纹唇鱼被过度捕捞。很多国家也纷纷禁止相关贸易,但印尼每年允许出口2000条波纹唇鱼,一些专家担心这个数字太多。波纹唇鱼五分之一的活动范围都在印尼境内。
  香港大学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的教授、IUCN石斑鱼和隆头鱼专家组的联席主席Yvonne Sadovy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海洋中有多少波纹唇鱼,也不知道它们的数量减少了多少。我们只知道,过度捕捞正在威胁珊瑚礁三角区,这里生态意义重大,也是波纹唇鱼的重要活动范围。
  不同于大象,波纹唇鱼得到的关注不太多,但它们的“情况可能更糟糕”,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野生动物政策经理Colman O’criodain说。她领导了最近的波纹唇鱼种群数量调查,表示这种鱼非常稀有,“我们都很震惊”。她还从潜水员和生物学家那里听说,他们在野外已经看不到成熟的波纹唇鱼了。
  虽然有保护措施,但波纹唇鱼的数量稀少,证明存在非法捕鱼和交易,然而确定非法交易的规模却非常困难。Sadovy说,网络交易平台也为非法交易提供了便利。而社交媒体、聊天室和群聊软件使之“更难被发现”,O’Criodain说。
  由于难以追踪波纹唇鱼的情况,Sadovy创建了一个官方与民众都可以使用的工具。这是首次对鱼类使用面部识别技术,人们可以凭借这种鱼眼后独特的斑纹,判断它是否为合法进口。Sadovy和一位开发者合作,设计了一款名为Saving Face的手机应用,食客、餐厅老板、濒危物种执法人员都可以把餐厅或市场上出售的波纹唇鱼与合法进口的那些进行对比。
  Sadovy说,目前,这款应用仍在测试阶段。她希望香港能帮助推广这款应用,让人们成为消费监督者,帮助阻止非法销售行为。Sadovy表示,越来越多的香港餐厅打算只用合法来源、在野外安全的物种作为食材,而消费者自己也日益认识到应该避免食用濒危物种。
  为了让这款应用真正打击到非法交易,香港各港口需要配备足够的检察员,对每一条进口的活波纹唇鱼拍照,并登记到应用的数据库里。除此之外,从批发商那里购鱼的餐厅老板,还有食客,也要多使用这款应用。如果应用对某条鱼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用户要主动向濒危物种执法人员报告面部匹配失败问题,执法人员则优先跟进这些报告。
  Sadovy说,在开展教育,提高公众、酒店业和海鲜商人的意识方面,香港政府需要更多的努力。“我认为真正需要的是教育。”
  从印尼到香港
  印尼不仅出口野生捕捞的波纹唇鱼,还有在遥远的阿纳姆巴斯群岛和纳土纳群岛圈养的那些。2018年,印尼首次为养殖的波纹唇鱼设立了4万条的年出口配额。这些鱼还很小的时候被从野外捕捉回来,养在围栏里。它们和野生的波纹唇鱼一起,作为活鱼运走,大部分被运往香港,养在市场和餐厅的水箱里,最终作为美食被卖掉(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死亡)。大批波纹唇鱼进入市场,使得执法更加困难,庞大的数量是一方面,而且人们无法区分野生的鱼和圈养的鱼。
  O’Criodain担心饲养会导致这些濒危鱼类的处境雪上加霜。他说,野生种群数量在减少,把不到繁殖年龄的波纹唇鱼捕捞走,会使得种群无法恢复,再加上印尼没有遵守CITES的规定,即只有在不伤害野生种群的前提下,人工养殖的波纹唇鱼才能进入市场。“没有关于种群总体规模的信息,我们也不知道捕捞小鱼对于种群的可持续性有什么影响,”他说。CITES还要求将一定数量人工饲养的鱼放归代大自然,补充不断减少的种群数量,但O’Criodain称,印尼尚未宣布会这么做。
  负责监管波纹唇鱼交易的印尼海洋事务与渔业部未予置评。
  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负责签发鱼类进口许可证、监管被列入CITES的物种交易,并对运输情况进行检查。香港所有的波纹唇鱼零售商都必须持有许可证,商贩之间禁止相互买卖。但如果波纹唇鱼和其他相似的鱼(如石斑鱼)一起走私进来的话,就不会有正式记录。
  2016年,Sadovy和他人合作撰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提交给负责追踪野生动物交易情况的非营利组织Traffic。报告指出,香港市场和餐厅提供的波纹唇鱼数量超过了官方的合法数量。而且,CITES记录显示,印尼人工饲养的数千条波纹唇鱼正在消失。有一次,8000条饲养的鱼在有CITES出口许可的情况下,离开了印尼,消失得无影无踪。
  香港非营利组织ADM资本基金会的环境主管Sophie le Clue告诉我们,目前香港海关更多的注意力在检查涉嫌走私毒品或香烟等物品、试图逃避关税的船只上,而不是非法野生动物。她说,只有在得到事先通知,检察员才会搜查非法野生动物,然后通知渔农自然护理署濒危物种部门来执法。
  该部门的官员拒绝了我们的采访,但发来一份长篇声明。他们称,“香港致力于保护濒危物种,与海关与税务部门携手,针对走私波纹唇鱼重拳出击,以确保波纹唇鱼交易符合CITES和当地法律法规,并不定期对当地市场进行检查,必要时采取行动。”
  濒危物种部门本身并非调查机构。Bloom Hong Kong的海洋主管Stanley Shea表示,无论是香港海关,还是税务部门,都没有足够的人手和资源,检查并追踪所有活鱼的运输情况。
  应用拯救波纹唇鱼
  Sadovy说,这款名为Saving Face的应用将免费提供下载。官方与民众可以这样使用:文件齐备、合法进口的鱼抵达香港后,濒危物种部门的工作人员将对它们拍照,并上传到与应用程序相连的数据库。当执法人员或食客想查看波纹唇鱼的合法性时,他们可以拍下面前的鱼,打开应用,看看它是否与数据库里的记录相匹配。如果不匹配,他们可以拨打濒危物种部门的举报电话,通知官方。
  Sadovy称,2019年春季测试的试点项目显示,这个应用的匹配准确率达70%。她和开发者现在正努力提高这个数字,并启用桌面版本和云端版本,让系统可以进行大批量导入检查。应用计划将于6月推出。
  虽然濒危物种部门的检察员数量有限,但Sadovy说,渔农自然护理署已经承诺用这个应用处理所有有标记的野生活体波纹唇鱼。但大部分进口的是养殖的鱼,我们还不清楚未来香港是否有工作人员跟进这些鱼的情况。
  密歇根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教授Anil Jain表示,这个工具前景不错,但并不完美。Jain的生物识别实验室开发了一套针对灵长类动物的面部识别系统。污水、光线不足等环境因素都会影响图片质量和精度。
  有了足够的数据后,Sadovy设想这款应用还可以用来打击波纹唇鱼之外的野生动物走私。“如果有足够的样本数据,执法人员就可以将之用于各种进口产品。”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北京数字科普协会
京ICP备10006078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8401

用微信扫一扫

数字科普微信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