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物保护

鱼翅走私,美国难辞其咎
2020-03-20  

  美国并非鱼翅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然而由于在贸易路线中的重要位置,美国成了鱼翅转运枢纽。
  1月24日,一架飞往亚洲的货机在迈阿密国际机场停留了几个小时,补充燃料。货舱里有18个大纸箱,里面装着受到高度保护的东西;野生动物检查员不知道,其中一些是非法物品:鱼翅。
  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负责监管野生动物进出口,督察Eva Lara说:“检察员的工作是,‘好吧,让我们看看有没有不该出现的东西’。”
  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检察员打开了前几个箱子,里面装的是合法的野生动物产品。但随着不断深挖,他们发现了鱼翅。“后来就变成一箱接一箱的鱼翅,”Lara说。大多数箱子里装着27公斤以上的鱼翅,总重量达635公斤。
  Lara说,他们原以为4000个鱼鳍(这意味着至少1000条鲨鱼惨遭毒手)中,有超过四分之一来自受保护的物种,是非法的。但数周之后,经过分类、测量和鉴定,他们发现多达40%属于非法,其中包括无沟双髻鲨、丝鲨和长尾鲨。这批货物的商业价值约为100万美元。
  鱼翅走私,美国难辞其咎!
  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没有透露这批货物的原产地、目的地、标签以及其他物品,以防受到阻挠,或他人模仿作案。
  伦敦动物学会的研究员David Jacoby告诉我们,美国不是鲨鱼身体部分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却是全球鱼翅市场的推动者,它是运输“强国”。“无论鱼翅是否合法,人们都能找到将之运往最终目的地的快速路线,通常是运往东亚地区。”美国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机场,最多的航班和航空公司,因此能实现异地快速运输。”
  4亿多年前,地球上出现了鲨鱼,但据估计,今天有四分之一的鲨鱼、鳐鱼和软骨鱼濒临灭绝。一些鲨鱼的种群数量减少了90%,大部分原因在于过度捕捞。由于鲨鱼成熟较晚,后代极少,种群恢复需要很长时间:一般认为,格陵兰鲨可以活500年,它们直到156岁才开始繁殖。
  在商人眼中,鲨鱼身上最宝贵的是鱼鳍,Lara表示,用鱼鳍做的鱼翅汤是亚洲传统食物,一碗可以卖到600美元。另一方面,鲨鱼肉却没什么价值,这意味着一些渔民割下活鲨鱼的鱼鳍后,直接把受伤的鲨鱼扔到船下,让它们自生自灭。这些可怜的鲨鱼不是沉到海底溺死、失血而亡,就是被其他捕食者吃掉。2000年后,这种做法在美国海域属于非法行为,很多国家和国际协议也都限制猎取鲨鱼鳍。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农业航空货运业务部门的负责人Arthur Florence Jr.说,在非法鱼翅交易中,迈阿密机场里发现的那些只是“沧海一粟”。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2011年,各国每年平均进口近17000吨鲨鱼鳍。在2006年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估算了全球鲨鱼捕获量,结论是在每年的合法和非法贸易中,有几千万条鲨鱼被杀——考虑到“鱼翅交易中的常见物种……繁殖率较低”,这个数字可谓触目惊心。
  鱼翅交易现状
  在美国,13个州和3个地区已禁止销售鱼翅。但根据2019年的一份报告,美国的地理位置使得这个国家成为鱼翅走私路线中的转运枢纽:一边是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鲨鱼捕捞国,另一边是亚洲鱼翅市场,因此大量非法运输鱼翅通过陆运、空运和海运从美国过境。这份报告出自非盈利保护组织: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
  NRDC的报告显示,从2010年至2017年的7年里,途经美国港口的鱼翅在591吨至859吨之间,它们来自约90万条鲨鱼。然而,这些数字只是保守估计,因为研究者仅关注了目的地为香港的那些,依据一个全球航运数据库,统计了明确标为鱼翅的货物。NRDC太平洋行动的负责人、报告的首席著者Elizabeth Murdock表示,鱼翅往往被误标为“冷冻海鲜”或“水产干货”,甚至是完全不相干的东西,比如“网球鞋”,如果“全都是走私的”话。
  美国应遵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和《美国联邦法规》,前者旨在确保跨境贸易不会威胁物种的生存,后者要求监控过境野生生物运输情况。进口并再次出口的鱼翅必须按流程处理,需要得到CITES和美国的许可。Murdock说,只是途经港口的货物也应受到监控,但往往做不到这一点,而且如果货物在同一家运输公司的船只或飞机之间转运,那么可能不会被检查。
  根据Florence的说法,迈阿密机场的检查多少有点运气成分。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曾告知海关,有一批鱼翅即将抵达,但农业航空货运部门每天在迈阿密机场要处理100多趟过境航班,不可能发现全部的非法鱼翅运输。“有点像大海捞针。”
  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特别探员Michelle Zetwo说,她知道有鱼翅经过美国港口,但NRDC报告的数字出乎了她的意料。
  2017年,Zetwo参与了奥克兰港突击搜捕鱼翅行动。在对一艘从巴拿马驶往香港的集装箱船进行例行检查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超过23.5吨的鱼翅,它们被标为黄瓜和泡菜黄瓜。
  Zetwo说,和2020年迈阿密机场发现的一样,那次很大程度上也是靠运气。“检查后我们才知道,这只是碰巧。”
  根据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报告,从2010年至2017年,有591吨至859吨鱼翅途经美国港口。报告的首席著者表示,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摄影:JOHANNES EISELE, AFP/GETTY
  NRDC的报告还指出,拉丁美洲的很多出口国也是国际鱼翅交易的“主要参与者”,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等国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鱼翅出口经过美国。
  Murdock说,毫无疑问,其中一些鱼翅来自受保护的物种。根据2018年的一项研究,包括墨西哥、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和秘鲁在内,主要出口国会捕捞鱼翅交易中常见的鱼类,其中很多鱼类未经许可不得售卖。
  Murdock在谈到NRDC的发现时说:“我们很清楚,这只是冰山一角,然而我们很难知道冰山有多大。”
  如果美国想成为人们眼中的鲨鱼保护者,那就必须肩负起“捕手”的责任,收缴更多的非法鱼翅,Murdock说。“鱼翅畅通无阻地穿过美国的边界,我们却无动于衷,那么美国就是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事实上,我们应该成为全球供应链中最重要的一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法律体制和资源去打击鱼翅交易。”
  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的Eva Lara也同意这一点。“我们必须做到‘我的管辖范围内没有,美国没有’。如果鱼翅途经美国,那么我们必须站出来,执行其他国家的法规,帮助这些动物生存下去。”
  解决方案
  “我认为,没有野生动物机构希望非法鱼翅进入美国市场,”Michelle Zetwo说:“掌握消息,知道它们何时会进入美国的港口很重要,目前我们还无法及时获得这些信息。”
  Jacoby表示,由于很难监控交易情况,针对美国在全球鱼翅交易里无意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最佳解决方案是全面禁止。
  Jacoby在一份对航空贸易网络的分析中发现,把鱼翅从拉丁美洲运到香港,需要四趟航班。他认为,美国的鱼翅禁令将导致航班数量略微增加,并提高运输鱼翅的总成本。
  “如果不途经这样的大型枢纽,从A到B的运输成本会更高,”他说:“随着负担越来越重,我希望原产国的捕捞作业会有所减少。”
  农业航空货运公司的Arthur Florence说,1月在迈阿密发现鱼翅后,所有鱼翅都摆了出来,他心里苦乐参半:高兴的是他们缴获了非法鱼翅,难过的是想到了那些死去的鲨鱼。“被割掉的幼鲨鱼鳍有1吨多,”他有些沉痛:“有些鲨鱼需要约20年时间才能繁殖。”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立即行动起来,因为鲨鱼“不会迅速恢复”,Jacoby说:“我们已经拖延了太久,不能等到鲨鱼被人类赶尽杀绝才亡羊补牢。”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北京数字科普协会
京ICP备10006078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8401

用微信扫一扫

数字科普微信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