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物保护

日本走私猖獗,稀有甲虫面临灭绝风险
2020-02-20  

  撰文:EDUARDO FRANCO BERTON
  
  长戟大兜虫是日本收藏家的最爱,比如去年日本福冈科学博物馆举办的昆虫展览上参展的这只长戟大兜虫。环保人士对玻利维亚特有的犀牛甲虫——撒旦大兜虫的减少表示担心。撒旦大兜虫是长戟大兜虫的近亲,在日本和其他地方被当作宠物,很受欢迎。
  摄影:THE YOMIURI SHIMBUN/AP IMAGES
  玻利维亚,科罗伊科——Reynaldo Zambrana解释说:“我们需要黑暗的夜晚,因为有月亮的话它们就不会出来活动。先出来的是雌虫,然后是雄虫。我们必须在它们跑掉之前跑过去抓住它们。”
  2019年2月一天的凌晨3点,Zambrana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东北100公里处的一个长满树木的山坡上用砍刀砍着植被。在空地上,他架设了一台小型发电机,为一个250瓦的灯泡供电,灯泡放在两根棍子间悬挂的一块白布后面。
  我们静静地等待着。一个小时后,一阵翅膀拍动的嗡嗡声打破了寂静——一群甲虫向着森林里的光亮飞去,Zambrana希望它们能被自己设置的白布围困住。
  最终,Zambrana捕获了三只撒旦大兜虫——玻利维亚特有的大型黑色圣甲虫。和长戟大兜虫一样,前者也是犀牛甲虫亚科的成员。它们的角令人印象深刻,是昆虫爱好者的最爱,尤其是日本的昆虫爱好者。
  每年1月到5月,科罗伊科的昆虫猎人们都希望能以高达30美元的价格出售捕获的每只撒旦大兜虫。在日本的宠物店里,最显眼的撒旦大兜虫标价500美元。(价格会随撒旦大兜虫角的大小、形状和长度不同而有所差别。)
  Zambrana把这三只甲虫放在一个特百惠容器里,容器的盖子上有气孔,里面还放了一片香蕉给它们做食物。
  “运气好的时候,一上午我们最多能抓5只。在一个捕猎季节里,一个人可以捕获大约70只甲虫。我抓到的最大的长14厘米。我把它们卖给了一个和日本人一起工作的墨西哥人。”
  自1990年起,玻利维亚就禁止捕捉、采集或储存野生动物,相关法律对违法者处以最高6年的监禁。玻利维亚环境部将撒旦大兜虫列为濒危物种,按照《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撒旦大兜虫的进出口受到严格监管。
  日本的《外来物种入侵法》旨在防止外来动植物对生态系统、人类安全、农业、林业和渔业造成不利影响,该法禁止进口148种动植物。然而,撒旦大兜虫和长戟大兜虫并不在其中。据日本环境部环境合作办公室的Aya Yatsumoto称,这两种甲虫之所以被豁免,是因为它们被认为不会对野生日本甲虫构成威胁。“因为它们价格昂贵,日本人想把它们当作宠物饲养,而不会放归野外,”她说。
  Porfirio Mamani来自科罗伊科附近的Santo Domingo社区,是玻利维亚的一位撒旦大兜虫猎人。他告诉我说,要确保甲虫能够完好无损地到达日本和其他海外市场,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特别护理的一部分就是保持它们的清洁,他说。“每隔一天,我们就要给它们洗澡,因为吃东西的时候它们会弄的很脏。如果给它们一片香蕉,只需要一晚上加半天,它们就能吃完。”
  每次成功捕猎之后,Mamani都会测量甲虫的尺寸,放进塑料容器里,然后把塑料容器装在纸箱里。他会通过巴士将其送给秘鲁的一个中间人,后者负责把它们空运到日本。自1996年开始捕捉撒旦大兜虫以来,Mamani说他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向日本出口了大约720只。
  Zambrana说,除了向国外销售活甲虫外,他还出口两个月大的幼虫,这些幼虫被机场海关人员发现的可能性更小。

 


  日本走私猖獗,稀有甲虫面临灭绝风险
  犀牛甲虫有助于保持森林生态系统的健康,比如哥斯达黎加的这只长戟大兜虫。玻利维亚的犀牛甲虫受到森林砍伐造成的栖息地丧失的威胁,同时还受到宠物贸易引起的偷猎的威胁。
  摄影:PIOTR NASKRECKI
  昆虫学者Fernando Guerra Serrudo是拉巴斯生态研究所和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副研究员,他对大兜虫贸易的规模感到担忧。“非法昆虫贸易领域涉及大量资金。你甚至可以在网上卖跳蚤。任何种类的昆虫都有价格,也有买家,他说。“如果仍然有大量甲虫继续被捕捉,它们终将会消失,” 他补充道。
  撇开偷猎和走私不谈,砍伐森林和焚烧耕地造成的栖息地丧失是昆虫面临的另一个重大威胁。“为了种植农作物和古柯,人们不惜砍伐森林,”Guerra说。“即使在无法种植的山坡上,他们也在种植古柯,与此同时这些甲虫的栖息地却在不断消失。”
  他补充说,失去大兜虫将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有害的后果,因为它们充当着循环利用热带森林中的营养物质的角色。当甲虫的幼虫进食时,它们会弄碎木材并加速其腐烂进程。此外,当甲虫在地下挖洞进食腐烂的有机物时,还能帮助翻松土壤,他说。
  喜爱甲虫
  在距离玻利维亚半个地球之遥的日本大阪,我与Yayoi Suzuki进行了一番交流,后者和丈夫共同经营着一家名为Insect Shop Global的宠物商店。“日本人非常喜欢撒旦大兜虫和长戟大兜虫,因为它们的个头比日本的大,很吸引人,” Yayoi说。
  事实上,甲虫是许多日本人喜爱的宠物。每年夏天,孩子们都会在东京的公园和绿地里寻找甲虫,这股狂热激发剧作家创作出《口袋妖怪》中的角色,比如基于长戟大兜虫创作的Mega-Heracross。
  据Yayoi称,日本甲虫的寿命很短,只有三个月左右。这是日本人喜爱撒旦大兜虫和长戟大兜虫的另一个原因,它们的寿命长达两年。
  Yayoi说,日本有两种甲虫爱好者:一种喜欢饲养活甲虫,另一种则喜欢收集甲虫标本以供展览。Suzuki夫妇出售活甲虫,有一些是直接在自己的店里繁殖和饲养的,另一些是从其他日本养殖者那里购买的幼虫。
  环顾宠物店四周,我发现一个装着一半土的透明塑料容器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这是一只黄色蠕虫,厚度与香肠相当,长10公分左右,躯干上长有细小的毛发,还长着恐怖的颚。“这是一只撒旦大兜虫的幼虫,” Yayoi Suzuki微笑着说。容器背面附着的标签表明这是一只雄虫,是在商店里繁殖的。
  Yayoi告诉我,过去Hideyuki曾三次前往瓜达卢佩群岛(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半岛的西海岸附近)捕捉长戟大兜虫。大约10年前,她和Hideyuki前往玻利维亚,希望购买200只撒旦大兜虫,但遭到玻利维亚当局的拒绝。
  “看它多喜欢自己的食物!” Yayoi惊叫道,同时从另一个容器里抓起一只成年撒旦大兜虫。Suzuki夫妇用一种在店里配制的混合物喂养这些甲虫,混合物由动物蛋白、糖类、维生素、矿物质和香蕉味果汁组成。这种食物富含撒旦大兜虫所需的所有营养元素,她说。
  甲虫摔跤比赛
  日本人对大型甲虫的兴趣不仅仅是将其当作宠物。秘鲁费德里科比利亚雷亚尔国立大学生物系的研究人员Jose iannacon - oliver和Alexander Soras-Vega指出,导致甲虫数量下降的原因之一是“它们被用于参加打斗比赛,这推动了全球市场的需求。”
  在交配季节,野外的犀牛甲虫会使用角作为武器,以各种方式将竞争对手举起、翻转或抛向空中,以争夺交配机会。
  在YouTube上,日本频道会直播各类甲虫在微型角斗场中的打斗比赛。比赛的目标是让你的甲虫把其对手掀翻或者拖出场地。这些比赛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东京昆虫商店Mushisha的经理Kazuhiko Iijima证实了这项运动的受欢迎程度。“东京有锦标赛。根据参与者数量,获胜者将获得大额奖金。冠军甲虫已经卖出了数万美元的高价,”他说。
  甲虫摔跤爱好者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打磨甲虫盔甲用于参加比赛,这些比赛大多在夏天举行。据路透社记者Masako Iijima称,谈到在东京的一场比赛中获胜的甲虫时,Shin Yuasa 说,“我特意训练自己的甲虫与体型更小的甲虫比赛,让它养成获胜的习惯。”
  这项运动对孩子们也很有吸引力。2018年7月16日,在本州岛山形县举行的日本全国犀牛甲虫摔跤大赛中,8岁的Tessho Suzuki夺得冠军。大约400名与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参加了这次活动。他的奖品是来自山形县中山镇的牛肉和李子。
  对比赛的结果押注很常见,尤其是在琉球群岛和冲绳。根据日本刑法,大多数博彩是禁止的,据暗网上的一些博彩网站称,彩金通常是用比特币支付。比特币不受监管,也很难追踪。
  抓捕甲虫走私者
  甲虫专家Fernando Guerra Serrudo表示,日本甲虫走私者越来越多地前往玻利维亚亲自寻找甲虫,不再依赖当地的供应商。“他们现在拥有富有经验的联系人,后者能帮助他们采集标本,”他说。
  科罗伊科的甲虫猎手Reynaldo Zambrana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一些日本人在当地雇佣说英语的导游,带他们前往最好的甲虫捕猎地点。
  在科罗伊科,我与一名导游进行了交流。他说2018年,有三名日本人雇他帮助他们寻找撒旦大兜虫。“我们在Arapata搭起帐篷,捕捉了三只甲虫。他们说2019年还会重返这里,”导游说,出于对当局的恐惧,他请求我不要透露他的名字。
  拉巴斯森林和环境警察的上校Walter Andrade说,在玻利维亚,因盗猎和买卖甲虫而被逮捕的人很少。他认为部分原因是秘鲁边境缺乏监管,使得将甲虫带出很容易。“无论是秘鲁还是玻利维亚当局,几乎都没有对漫长的边境线进行控制,“他说。两国漏洞百出的边境线长达160多公里。
  2007年6月,日本公民Hosogushi Masatsugu在厄瓜多尔基多的Mariscal Sucre国际机场被逮捕,罪名是试图将423只甲虫从玻利维亚走私到日本。据厄瓜多尔共和国环境部的一份报告称,那次查获的甲虫中有211只撒旦大兜虫后来被送回玻利维亚。2010年2月,工作人员在拉巴斯的邮局截获了2752只不同种类的甲虫,其中包括许多犀牛甲虫。玻利维亚妇女Ericka Cuevas Santos被逮捕并短暂监禁,但其秘鲁同谋Dina Elsa Vega Aguilar却逃避了法律制裁,至今仍受到玻利维亚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
  Andrade说,他所在的部门最近一次开展的甲虫搜查发生在两年半以前。“在科帕卡巴纳镇的一家工艺品店里,有三只……撒旦大兜虫在卖,每只售价100美元。店主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在一个玻璃盒子里,非常适合昆虫爱好者。”
  Andrade感叹玻利维亚缺少环境警察人员。这意味着人手不足的地区部门不得不借用拉巴斯的24名警员,这些警员在首都的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更不用说还要协助其他地方的执法行动。
  “我们可以在玻利维亚秘密会面”
  据Andrade称,目前昆虫走私者的大部分业务都是通过社交网络完成。“大约80%的订单都是通过互联网完成,”他表示,同时补充说,他的部门已经启动了一个监控系统,试图通过社交网络侦察非法销售。
  Andrade说,他们“还在努力教育儿童,试图让孩子们产生新的认识,以便从现在起10到15年后这些人对当前的情况认识更深刻,”这将有助于减少甲虫走私。
  我在Facebook上访问了“100%日本昆虫”的页面,该网站提供来自15个国家的甲虫种类,包括拉丁美洲的大兜虫。一位网站管理员告诉我,他过去出售过人工饲养的甲虫。这是合法的。不过,他说,现在他只提供野生捕获的甲虫,其中大部分是非法的。(这使得避免办理进出口文书成为可能。)
  那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同意和我在东京的成田机场喝杯咖啡,但他最终并未出现。在屏蔽我之前,我和他在Facebook上进行了多次交流。他透露说,他会亲自前往不同的国家捕捉甲虫,然后装入行李箱带回日本。他说,有一些品种他办理了相关的证件,“但不是所有的品种。”
  最后,他似乎忘记了我曾介绍过自己是《国家地理》的新闻记者,询问我是否愿意为他捕捉甲虫。“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在玻利维亚秘密会面。我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去,但我想安排一下2020年的日程。”
  与此同时,Reynaldo Zambrana告诉我,他不再从事甲虫抓捕的工作。他和社区里的其他人这么做是为了补充微薄的收入。“我们和其他人一样谋生,”他说。但现在他担心的是甲虫贸易正在伤害甲虫。“在我看来,走私者把甲虫都抓走了,什么都没留下。这促使我决定不再继续这种非法活动。”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北京数字科普协会
京ICP备10006078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8401

用微信扫一扫

数字科普微信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