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物保护

CITES成员国决定限制非洲象出口
2019-09-12  

  为了解决所谓的大象过多问题并获取收益,津巴布韦近年来向中国出售了许多幼象。
  近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第18届三年一度的国际野生动物贸易条约会议上,参与国批准了一项限制非洲野生大象出口的提议。该提议要求来自博茨瓦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和南非的大象只能出口到大象生活或曾经生活过的非洲国家。不过,也有一个例外:如果一个国家能证明把大象送到其他地方的确有助于其保护,那么就允许大象出口。
  在为期两周的《濒危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会议上,欧盟和182个国家在会上讨论了贸易法规等议题,上述提议是最具争议的议题之一。
  动物福利组织和许多保护组织对这一决定表示赞赏,不过一些南部非洲国家表达了强烈的反对,美国和一个欧洲动物园协会则表达了保留意见。
  总部位于内罗毕的非营利组织“拯救大象”的CEO Frank Pope表示:“禁止从大象家庭中绑架小象,然后将其关在动物园里,这对动物福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许多其他动物福利和保护组织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随着科学家们对大象行为和智力的复杂性产生更多了解,活象的捕捉和出售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大象通常会拒绝抛弃生病或垂死的同伴。大象是聪明的社会性生物,其形成的深厚家庭关系往往会持续一生。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象会使用工具,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悼念逝者,并且有共情的能力。在一年中的某些时候,非洲草原象高度群居,通常会有数百只大象聚集在一起。
  总的来说,当野生大象(通常是幼象)与家人分开,被卖到动物园时,许多科学家和动物福利组织对此感到特别不安。
  “和人类一样,大象与家人团聚时感到快乐,被残忍地与家人分开时感到悲伤。和我们一样,它们也需要朋友和空间来健康成长。大象行为专家、国家地理探险家Joyce Poole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创伤性的被捕经历和被囚禁期间的糟糕生活会对大象造成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年幼的大象非常脆弱。家庭分离会给大象造成心理创伤,导致抑郁、焦虑、攻击性,有时甚至是过早死亡。
  少数几个南部非洲国家(尤其是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前者估计有82000头大象;后者则有130000头)称,他们在进行这类销售时越来越多的遇到下面两个问题:让这些野生动物远离人类及其土地,大象可能会在这些地方破坏庄稼和杀人;通过一国的野生动物谋利来抵消动物保护的费用。
  这些国家认为,一个解决办法是把大象卖给世界各地的动物园。例如,津巴布韦最近养成了向中国出售小象的习惯。2016年,埃斯瓦蒂尼(曾经的斯威士兰)向美国动物园运送了17头大象,并声称如果不这样做,这些大象就会被杀掉。
  野生非洲象被卖到全球各地的动物园。8月27日,《濒危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183个成员国中的大多数成员得出一致的结论:继续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许多大象专家都谴责强行将这些聪明、敏感的社会性动物与其种群分离。
  非洲近期才开始出口年幼的野生大象。根据提交给《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文件,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幼象只是被当作大象扑杀行动的副产品捕获。
  例如,据国际人道协会提供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动物园从津巴布韦进口了100多头小象。该组织和其他动物福利倡导者对中国的做法表达了谴责。津巴布韦的官员说,津巴布韦应该有权利按照本国意愿管理野生动物。
  “特殊情况”
  在近日的辩论中,欧盟建议对上述提议进行修订,允许在“特殊情况下”出口超出限定范围的大象。“不过,这需要证明,这些大象的转移为有助于该物种的保护。CITES和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负责确定物种的保护状况)的大象专家小组需要被说服批准上述提议可带来益处。
  美国对上述提议投了反对票。CITES的美国代表团发言人Barbara Wainman接受《国家地理》采访时表示,美国不接受任何基于地理因素而非“设施是否适合安置和照顾大象”来决定大象可被送往何处的限制。
  Wainman说,美国的立场是,达成另一项条款对将大象送往何处的决定的科学方法进行详细阐述。她说,不需要进一步的条款来界定哪些目的地是“合适和可接受的”。
  与此同时,欧洲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EAZ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EAZA对投票的实际结果表示欢迎,这将阻止捕获的野生大象进入不适宜的目的地。“不过,EAZA同时还表达了担忧,新的限制措施将在国际贸易中未受最严格保护的大象(比如博茨瓦纳和津巴布韦的大象)本质上等同于得到最严格保护的大象,这可能会破坏CITES的监管框架。
  目前还不清楚上述决定是否会对美国动物园进口大象的能力产生影响。美国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的主席兼CEO Dan Ashe称,除了动物园为野生大象提供保护资金外,在动物园里饲养大象也有助于其物种的保护。“让公众知道目前的情况有助于大象的保护吗?”他说。“对野生动物保护来说,人们对动物建立情感联结并对其感到同情绝对有必要。” Ashe说,游客在管理完善的动物园里看到大象,有助于建立这种联系,同时增强人们对野生大象状况的认识。
  大象是吸引动物园游客的一大因素,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非洲象专家小组长期以来一直对“圈养非洲大象的低繁殖成功率和预期寿命”表示担忧。“因此,动物园有时会把目光投向国外,以设法增加大象的数量。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野生动物实践政策的管理者Colman Criodain指出,仅仅把一头野象送到动物园并不符合有助于该物种的保护这一要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非洲象专家小组也赞成该观点。Criodain说,关键在于动物园如何证明确实有助于物种的保护。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非洲象专家小组也表示,他们不认为圈养野生大象有助于大象的保护,“也不赞成捕获野生非洲大象用于任何圈养用途。”这似乎意味着,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会为“特殊情况”设定较高的标准。
  生而自由基金会是一个总部位于英国的动物保护组织,该组织反对捕获野生动物,其政策主管Mark Jones谈到昨天的投票时表示,“这一结果可能并不完美,但它开创了一个先例,让我们离彻底结束圈养野外捕获大象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此外,他说,令人担忧的是,新的决定只适用于那些没有受到最严格的CITES贸易保护的大象。大象种群面临较大灭绝风险的国家不适用上述规定,理论上仍可以出口大象,比如2016年将17头大象运往三家美国动物园的埃斯瓦蒂尼。
  在介绍修改后的提案时,欧盟表示在过去10年里没有进口任何活大象,未来也无意进口。在辩论中,中国和美国都没有表明未来意向。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北京数字科普协会北京自然博物馆
京ICP备10006078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8401

用微信扫一扫

数字科普微信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